参与感更强体验感更好 “直播带货”带火消费
疫情期间,电商服务出新出彩,新式消费加速出现,直播带货、线上团购、云旅行……这些线上消费新业态展现出强壮生命力。3月27日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坚持线上新式消费热度不减。  当时,线上新式消费新在哪儿?扩展居民消费,这些线上新业态有哪些优势?推动线上新式消费加速开展,还需要哪些方针助力?近来,本报记者走近部分消费人群和创业者,对线上新式消费进行了查询采访。  ——编 者  江西南昌顾客赵雪——直播让人发生购买欲  “疫情期间,无法外出逛商场,身边不少朋友引荐线上直播购物,我测验后发现还真不错,逐渐就喜爱上这种新式购物方法。” 说起“直播带货”,家住江西南昌市西湖区桃源大街的赵雪,“话匣子”一下就翻开了。  与许多年青女人顾客相同,赵雪对新事物有好奇心,也乐意尝鲜,几回参加线上直播后,从直播间里选择产品,就成了她的生活习惯。  翻开赵雪的直播购物车,生鲜、服装、日用百货、美食、美妆、家电等产品形形色色。其间,生果是购买次数最多的。她独爱去拼多多的农产品直播间里“守着”:“广东徐闻的菠萝、四川丹棱的不知火柑、湖北秭归的脐橙……这些特征生果我都买过,好吃、廉价。”赵雪说。  外表看来,“直播带货”与传统电视购物有几分类似:产品都用图片、视频展现,下单后送货上门。那么,为什么越来越多顾客乐意盯着“直播间”?在赵雪看来,直播带货备受追捧,就在于其激烈的参加感和体会感,能让人发生信赖和购买欲。  ——更直观、更逼真、更立体的产品展现,有用下降试错率。  “前几天我计划经过直播买件卫衣,主播身高、体重、肤色都与我差不多,我请她把各种色彩、尺码的衣服都试穿了一下,终究发现一件紫色中码的作用最佳,我就定心下单了。”赵雪说,女孩爱买衣服,传统网购中产品展现区都是静态的,往往在选号、选色上让人纠结,直播间展现得更立体、实在,一般不会买错。  ——专业人士线上解说,引导力更强,有用削减时刻本钱。  上星期赵雪预备买一款烤箱,在好几个直播间来回跳转,究竟该选哪一款,一时拿不定主意。但之后她发现有个直播间的美食“达人”,直接在现场用烤箱制造超卓香味俱佳的面包,不少粉丝纷繁留言:“太棒了,酵母、面粉都预备好了,就等这款‘宝物’回家了。”赵雪决议就买这款。  ——红包雨、购物券、秒杀满减……更多价格优惠活动招引人。  “我关注到某直播间有一款空气炸锅,在每天晚上8点到10点的某个时刻,主播会派发五折优惠券,这种限时定量促销活动很招引人,咱们都想试试手气。上星期我就抢到一张半价券,赶忙下单买了。”赵雪说。  湖北宜昌直播店东何沁瑶——走出了一条开展新路  两家小门店,疫情期间靠直播完成出售50万元!这是80后湖北姑娘何沁瑶交出的“成绩单”。与一些网红主播带货量比起来,这个数字或许不是那么惊人,但要知道,何沁瑶这段时刻是从零开端做直播的,开端测验走进直播间时,她可是连镜头都不敢看。  何沁瑶是湖北宜昌市夷陵区与秭归县两家天猫优品电器体会店的负责人,疫情期间,为稳住营业额,她开端试水“直播带货”这种新业态。  为此,何沁瑶参加了淘宝直播练习课程,渠道也为其供给了直播支架等专业设备。2月中旬,何沁瑶开端了第一次直播。  可是,当直播开端的时分,她一会儿变得很严重,不敢直视镜头,更甭说麻溜地开口说话了。这与她平常在店里为顾客介绍产品时侃侃而谈的姿态大不相同。  为了战胜镜头恐惧感,何沁瑶从录视频开端练习自己,接连一个星期,她独安闲店里调整好镜头来“模仿”直播。一天下来录上百条视频,重复回看,重复改善,调整口气、语速,规划动作,让自己看起来更天然。  逐渐地,何沁瑶放开了自己,直播一次比一次顺利。她的直播间粉丝很快打破1000人,一场直播能卖出近万元产品。  “跟着成交额越来越高,你就会越来越自傲,现在我在直播间里也能应对自若了。”何沁瑶说。  尝到甜头后,何沁瑶开端协助其他店员走进直播间。几番探究后,何沁瑶的天猫优品店直播构成一种分为三个时段、相对固定的形式:第一个时段由一位男同事操作,进行暖场,和直播间的粉丝们聊聊家常;接着是巡店式直播,由店员在店里向顾客引荐产品,一起答复顾客的在线发问;最终是何沁瑶自己担纲主播。  “每个商家都有自己的直播风格,咱们这种‘三段论’形式让店员们都参加进来,提高了咱们的积极性,作用也不错。”何沁瑶说。  “疫情期间,咱们蹚出了一条线上直播的开展新路子,未来计划常态化推行。”何沁瑶说。  专家建议——健全顾客权益保障机制  “直播+电商”作为一种新式网购方法,在疫情期间迎来火爆式增加。  “火”在粉丝增速上。50天,从0做到270万粉丝,河北清河拼多多直播店东李纪旺把自己创建的羊绒服装品牌“创尔”开到拼多多直播渠道。店中6位主播24小时不间断直播,店肆上线50天,“创尔”女装卖出3.4万件。  “火”在带货内容上。3月8日,阿里巴巴本地生活服务渠道口碑联合杭州水晶城、上海星光耀、重庆巴南万达、广州摩登百货等18个城市的24家闻名商贸综合体进行直播,接连直播近50场,让屏幕前的顾客足不出户逛遍全国商场。  “火”在带货才能上。3月28日、29日,苏宁拼购一行人来到浙江天目山,现场直播农人挖春笋进程。据统计,两天直播招引了200多万人次观看,共有近15万名买家下单购买天目山春笋,累计出售70万斤,完成出售额400多万元。  艾媒咨询数据显现,2019年我国在线直播职业用户规划已增加至5.04亿人,增速为10.6%,2020年将坚持快速增加势头,用户规划有望到达5.26亿人,在网民中占比过半。  “不管是网红带货,仍是店员带货,这种新形式丰厚了产品线上出售的方法,使用户有了更好的消费体会。”我国政法大学传达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说。  朱巍以为,直播渠道要一直把顾客利益放在第一位,从供应链、流转链等全链路进一步健全顾客权益保障机制。  日前,中消协发布的《直播电商购物顾客满足度在线查询报告》显现,从直播电商购物流程中的宣扬、直播、产品、付出方法、物流、售后等各节点满足度来看,顾客满足程度最高的是付出环节,为79.1分;满足程度最低的是宣扬环节,为64.7分。受访顾客对主播夸大和虚伪宣扬、有不能阐明产品特性的链接在直播间售卖等两个问题定见较多。  “要引导直播电商职业健康有序开展,既要推动社会共治,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行为,也要强化监管,清晰直播电商经营者特别是直播电商渠道经营者职责责任。尤其要聚集要害节点,加强对主播集体的标准办理。”朱巍说。(本报记者齐志明)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